文丨大静

玩嘻哈的为什么都喜欢戴大金链子?

这可能是《中国有嘻哈》和《中国新说唱》留下的一大“悬案”。节目中,过关选手都将拿到一条标有“Rich”的金项链,淘汰选手则需将“Rich”丢入火桶,整个过程透露的仪式感让说唱圈外的普通观众难以理解。

导师吴亦凡对大金链子情有独钟,除在各个场合身体力行佩戴展示外,更将其做成了一门生意——12月28日,吴亦凡个人品牌A.C.E正式在天猫上发售,首发推出的系列皆为珠宝饰品,其中不少款式系“吴亦凡同款”。据悉,A.C.E由吴亦凡命名,全称是Accessory Culture Evolution,吴亦凡同时担任该品牌创意总监。巧合的是,“ace”恰好也是吴亦凡22岁生日时粉丝送给他的一只羊驼玩具的名字。吴亦凡的“念旧”与“长情”再次打动梅格妮们(吴亦凡粉丝的称呼),截至当日晚十点,ace旗舰店粉丝和官方微博粉丝均已逼近四万,随着消息发酵,“我要去吴亦凡TB店当客服”成为梅格妮们新的愿望。

2014年脱团EXO后,吴亦凡成为中国娱乐圈炙手可热的顶级流量,然而今年以来,“流量”一词在大众语境中承压,吴亦凡也多次陷入舆论风暴,围绕其唱功、演技、国籍、刷榜的争议不断。归根到底,大众审美难调,嘻哈老炮难当,流量

也就是说,星运文化间接成为了小米生态链上的一家企业,A.C.E实际上是吴亦凡与小米生态链企业共同创立的品牌。

吴亦凡与小米渊源颇深,自2016年7月起,吴亦凡就先后担任小米MIX2、Note3、5X、MIX2S、6X、8等多款手机的代言人,甚至在吴亦凡27岁生日的当天,小米发售了Note3吴亦凡限量版作为其生日礼物,手机背部刻有Kris Wu,另配有独家画册、金属铭牌、定制主题及全球限量编号,规格可谓空前。

吴亦凡也为小米带来巨大回报,此前,小米手机女性顾客占比仅为25%,今年,小米创始人雷军多次向媒体表示“请吴亦凡代言让女性用户变多了”。小米手机的销售量也在增长,10月,小米手机出货量突破一亿台,提前完成年度任务。

2013年以来,雷军着手布局“小米生态链”,目前,由小米科技、顺为资本、雷军投资的小米生态链企业已超过100家,涵盖手机周边、智能硬件、生活用品等多个行业,其中大部分项目围绕用户生活场景开发。

在“梅格妮们”成为小米主力消费军的当下,小米间接入局A.C.E,实则是广告主与代言人更进一步的“深度捆绑”。一个自带流量,一个需要流量,各取所需,搭配合理。而对于一个全新诞生的珠宝品牌来说,有了吴亦凡加持、小米背书,剩下的,或许可以交给“应援文化”了。“Kris Wu”被群嘲,但别小看“吴老板”带货能力

今年以来,“流量们”陷入前所未有的尴尬境地,无论是火了几年的吴亦凡、鹿晗、张艺兴、黄子韬、李易峰,还是新登场的蔡徐坤、范丞丞、陈立农。手握万众瞩目的行业资源,缺少“过硬”的作品,饭圈的闭门“造欢”招来了互联网的抵触,唱衰流量成为2018年互联网的“政治正确”。

流量们也察觉到“流量”这个词不好使了,开始动手“重塑”流量:李易峰以《动物世界》发力大银幕,借演技转型;黄子韬高调改名“CPOP King”,要做华语流行乐之王;张艺兴踏踏实实在美国做了15首歌,更在黄渤《一出好戏》中演了个自毁形象的爆炸头。吴亦凡这两年间不断将“Chinese Hip Hop”的

练习生到老炮间的距离难以跨越,吴亦凡在节目中体现的对嘻哈文化的娴熟掌握、点评选手时的姿态和“架子”、制作人公演中的Auto-Tune均成为“槽点”。而与虎扑直男因“消音版现场演唱”引发的一场大战,以及梅格妮们为庆祝其生日“远征”美国、为新专辑《Antares》造势的一次“屠榜”更为吴亦凡招来了出道以来的最大“黑点”,对Kris Wu的“群嘲”由此突破国界限制,吴亦凡全力以赴的嘻哈身份也遭遇质疑。

吴亦凡的流量“重塑”陷入瓶颈,但“吴老板”的带货能力却日新月异。其代言的品牌多呈现业绩上涨的趋势,如Burberry宣布其为代言人后当季销售收入同比大涨25%,亚太市场成为增长主力。吴亦凡穿过的衣服、鞋、戴过的配饰均成为“爆款”,产品或是售罄,或是售价一番再番。在潮流买手圈里,吴亦凡是那个能让“倒闭款硬生生起飞”的神奇人物,甚至不少买手在其微博下留言,希望“吴亦凡上脚”。

吴亦凡强大的带货能力以及梅格妮们在“屠榜”中展示的强大应援能力,均从侧面说明A.C.E极有可能获得商业上的成功,实现“上线即爆”。而这种成功是流量变现下的粉丝生意,还是细水长流的个人品牌打造,则仍需要时间验证。曲线造人设,重塑“流量” 深化“嘻哈”

嘻哈音乐进入中国主流音乐市场,吴亦凡功不可没。其本人也在走出偶像舒适区,试图以作品和实力得到市场认可,抛开《Antares》,吴亦凡早在去年10月就曾以《Deserve》问鼎美国iTunes即时榜和Hip-Hop/Rap分榜,创下华人歌手最佳记录。而观察吴亦凡近两年的种种动作,如进军美国市场、在人民日报海外网采访中称“音乐是中西方文化的桥梁”、虎扑大战中以说唱作品《skr》反击、参与超级碗官方活动Super Bowl LIVE表演等,从作品到周边,无不在强化其“嘻哈歌手”的身份。

但过往“黑点”和粉丝的过分“努力”,使得市场很难给予吴亦凡公正客观的评价。换句话说,吴亦凡很难在“嘻哈歌手”的身份上取得饭圈之外大众市场的认可。

嘻哈粮不好啃,吴亦凡创立自有品牌、进军珠宝行业也被部分媒体解读为“转型”,但笔者认为,这或许正是吴亦凡及团队深化其“嘻哈歌手”身份的做法。

2016年,吴亦凡曾以《July》试水海外市场,在歌曲的MV中,吴亦凡就已经脱下了韩国男团偶像的“着装”,戴上了美国黑人说唱歌手的标配——大金链子。

事实上,以“大金链子”为代表的Hip-Hop珠宝文化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就已经形成,Kurtis Blow演绎了六根项链的叠加戴法、LL Cool J一只手戴上四个戒指、Big Daddy Kane为自己打造了黄金蒲扇、B.I.G.的黄金“耶稣”项链成为标志性物件、说唱团体Run-D.M.C、Eric B.&Rakim等均是最早的一批簇拥者。

夸张的珠宝饰品象征着社会演进中嘻哈歌手们对生存话语权的掌握、社会财富和地位的提升。长期以来,嘻哈歌手们以“穿金戴银”彰显个性,“珠宝”成为嘻哈文化最为重要的元素之一。

作为顶级流量,左手有“小米”、右手坐拥“梅格妮”,吴亦凡的第一家公司可以涉足的行业不计其数,但其将A.C.E珠宝饰品作为第一波主打产品,其背后,或许正是吴亦凡作为一个“嘻哈歌手”的“自觉”。

显而易见的是,流量吴亦凡正在“重塑”流量。

首页社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