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提到“张大千”这个名字,你会想到什么?没错,很多人都知道,他是民国艺术大师、一位著名画家和书法家,尤其是他的泼墨画,被西方画坛盛赞为“东方之笔”。一些关注艺术品收藏的人士也都知道,迄今为止张大千至少已经有四幅作品拍出了上亿元人民币的天价。

不过,小编在这里要谈的并非张大千在艺术上的辉煌成就、独特风格,而是想跟大家聊聊他绚烂多彩的情感生活。

张大千的确是一位才子,也是一位不折不扣的风流才子。何以见得呢?这么说吧,他一生究竟拥有过多少个女人,一直以来众说纷纭。有明确记载的主要就有9人,分别为:1个没过门的亡妻(谢氏)、1个正妻(曾正蓉)、3个妾室(黄凝素、杨宛君、徐雯波)、1个红颜知己(李秋君)、2个异国情人(朝鲜女子池春红、日本女子山田喜美子),此外还有一个名叫李怀玉的卖艺女子。

在这众多女子当中,有一个人是比较独特的,独特之处体现在两个方面:一是年龄悬殊——她嫁给张大千时,只有18岁,而张大千当时已经48岁;二是身份特殊——她本是张大千女儿的同学;三是她在张大千拥有过的所有女人当中,是唯一陪伴张大千终老的。

这个女人就是张大千的第四位夫人(确切地说应该是妾)徐雯波。

1943年春天的一个下午,张大千独坐画室中准备作画,却迟迟没能构思好,无法下笔,他倒背着双手,在画室中来回踱着步子。正在他有些烦闷之际,忽然听到门外飘过一阵银铃般的笑声。这笑声有些陌生,不是他几个子女的声音,而且子女们也都知道不得在父亲画家旁边喧哗笑闹。

这笑声如此清脆,定然是个女孩子发出来的。那么她到底是谁呢?张大千一时好奇,便走出画室去看个究竟。到了屋外,只见远远的庭院角落里有两个女孩子正在荡秋千,一个是自己的女儿张心瑞,另一个不认识,只有十二三岁的样子,跟女儿差不多大。

张心瑞眼尖,看到父亲走过来,这才对着那女孩吐了吐舌头,做了个鬼脸说:“一时玩得高兴,竟忘了不能打扰我爸爸作画……”

她话没说完,却听到父亲问道:“心瑞,今天没有功课吗?”往常要是惊扰了张大千工作,他一定急言厉色予以呵斥,今天竟然一反常态地和颜悦色,这让张心瑞有些纳闷。

“爸爸,今天的功课在学堂已经做完了。这是我的好朋友徐雯波。”张心瑞笑盈盈地说道。

“张先生好!打扰您了,我真是该死!”徐雯波早已从秋千上下来,恭恭敬敬地站在一旁,对着张大千从从容容地微一鞠躬,话说得很谦卑,脸上却带着镇定自若的微笑。

“没事,你们尽管玩,我现在不作画。”张大千仔细打量了一番这个女孩子,发现她皮肤白皙、五官精致、身材颀长,是个俊俏的少女,而且透露出一种娴静端庄之美。

张大千正在心中赞叹之时,忽然听到远远的西厢房传来一阵小孩子的哭闹声,不禁皱起了眉头。

“是心铭这小家伙,我们刚走开一会儿,她又在吵着要找你呢。”张心瑞笑着对徐雯波说,“看来她挺喜欢跟你玩的。”

“呀,哭得这么伤心,走,我们去看看心铭吧!张先生,我们失陪了……”徐雯波拉着张心瑞的手,一阵风似地跑开了。

“好好……你们去玩……”张大千站在原地,拈须微笑。

当时她才12岁,与张心瑞是同班同学,平时也喜欢画画。当她得知心瑞的爸爸就是著名的大画家张大千里,就想找个机会一睹其真容,慢慢地就跟张心瑞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。

这一天,张心瑞邀请徐雯波来家里玩,她自然求之不得。当她走进张府,看到有间屋子门上挂着“大风堂”三字时,便明白那肯定是张大千的画室。这个冰雪聪明的女孩子,便在与张心瑞手拉着手经过画室门口,故作不知地发出一阵笑声,果然引得张大千走出来了。

从那以后,徐雯波便经常到张府来,渐渐地与张府上上下下所有人都熟络了。张大千子女众多,都由大夫人曾正蓉照料,有时实在看管不过来,善解人意的徐雯波便帮着照看,因此一家人都很喜欢她。

张心瑞告诉父亲,徐雯波父母早已双亡,是寄居在姑妈家时,张家上下对她便多了几分同情。而当张大千听说这个聪明又懂事的女孩子居然也喜爱画画时,心里更是非常高兴,有空便对其不厌其烦地加以指点。有了大师的点拨,本身就很有悟性的徐雯波自然技艺大为精进,对画画也更喜爱了。

就这样,一个愿学,一个愿教;一个教得好,一个学得快,他们的相处当然也非常融洽、开心。

应该说,最初张大千和徐雯波的关系是非常单纯的,只不过是长辈怜惜晚辈、晚辈敬重长辈。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、交往的深入,两人之间产生了极其微妙的感情。

徐雯波幼失恃怙,虽寄居在姑母家中,但心中总是不自觉地保留着对父爱的渴望。当她结识了才华横溢、能言善辩又平易近人、幽默风趣的张大千之后,便无形中对他产生了某种莫名的依恋。

而张大千呢,虽然才高八斗、名声在外,但当时已是极陷“中年危机”的大惑之年,烦心的事很多,特别是家族的负累让他难以专业作画,日子过得并不顺心。这时,聪明漂亮、充满着青春活力的徐雯波出现之后,让他的心境一下子明亮了很多。

不知不觉地,张大千与徐雯波就此暗生情愫,渐而难以割舍,一对相差30岁的忘年恋就此形成了。

当徐雯波把要嫁给张大千的想法告诉姑母时,姑母断然反对,她虽然也敬佩张大千是位知名的大画家,但对于侄女嫁给一个比自己大30岁的老男人做第四房姨太太,是无论如何不能接受的。

然而,这位姑母远远低估了青春少女强大的逆反心理所产生的效应,她越是反对,徐雯波就越是坚持,铁了心要嫁给张大千。最后,她告诉姑母,自己已经怀了张先生的孩子,姑母无奈,只好同意了这门亲事。

1947年,张大千与徐雯波终于结为夫妇,不过,他们并没有大操大办,而是处理得非常低调,只是请了张大千一部分特别要好的朋友,一起吃了顿饭,就算是正式宣告徐雯波成为张大千的第四位夫人。

席间,张心瑞端着酒杯笑嘻嘻地走到徐雯波跟前说:“哎呀,以后得管你叫妈了!来敬你一杯,妈!”徐雯波的脸马上红了,羞涩地举杯回敬,在座众人都哈哈大笑了起来。

结婚后没多久,张大千与徐雯波这对老夫少妻到上海、北平各地拜访一众好友。徐悲鸿、叶浅予等著名画家纷纷恭贺张大千又得佳丽相伴,齐白石见到徐雯波后青眼有加,主动提出收她为弟子,而与张大千“柏拉图式恋爱”了一辈子的李秋君,也对这位蓝颜知已和他新娶的爱妾深表祝福。

1949年,国民党军队一溃千里,张大千得到三个去台湾的机位,他便带着徐雯波与小女儿离开了大陆,其时黄凝素早已与她离婚,而曾庆蓉、杨宛君两位夫人已是人老珠黄。

在张大千的后半生中,只有徐雯波一直陪伴在他身边。从1947年结婚到1983年张大千去世,这36年也正是他书画创作的黄金时期。在这36年当中,张大千的足迹遍及亚、欧、美众多国家,都是徐雯波在无微不至地照顾着他。

首页滚动